伊丽莎白财经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区块链

龚方雄迈过中等收入陷阱关键在自主创新

时间:2022-04-24 来源网站:伊丽莎白财经网

龚方雄:迈过“中等收入陷阱”关键在自主创新

龚方雄:迈过“中等收入陷阱”关键在自主创新 更新时间:2011-5-8 10:34:43

摩根大通中国区董事总经理龚方雄

由《董事会》杂志社主办、各省市上市公司协会协办的“中国上市公司董事会金圆桌论坛暨第七届‘金圆桌奖’颁奖盛典”于2011年5月7日在北京举行。摩根大通中国区董事总经理龚方雄在论坛上表示,“国的经济将来能不能有效的走出中等收入陷阱关键看未来的五到十年中国人能不能开始拥有自己的技术,自己的品牌”。

以下为演讲实录:

龚方雄: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企业家,今天非常荣幸有这个机会站在这个讲台就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和创新问题跟大家做一个交流。大家知道中国经济现在面临着一个非常非常大的一个转折点,未来十年、二十年的经济成长模式和过去30年的经济成长模式有非常大的变化。

我听到资本市场议论最多的一件事情就是中国会不会变成另外一个日本,我们这次人口普查出来了,我们面临很多挑战,其中挑战之一就是人口老龄化,这个跟日本非常像,很多人会问中国将来成长的动力来自哪里?会不会变成另外一个日本。因为大家知道在日本泡沫破裂之前的90年代初、80年代的情况跟中国过去十年的成长模式是差不多的,那个时候日本也面临着巨大货币升值的压力,也面临巨大成本推动,工资、原材料方方面面的压力。这个跟中国现在面临的局势非常像。我们沿海地区的劳动力成本上升压力非常大,原材料上升压力也非常大,同时汇率上升压力也非常大。而且中国像日本当年一样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系,所以现在把中国跟日本比的人非常多,关键是中国未来可持续发展的动力来自于哪里,我们的成长模式还能不能持续。

大家知道在70、80年代日本成长动力也是两个,一方面是出口,一方面是工业化进程当中所带动的投资。中国过去30年的成长模式也是这样的,我经常讲的一个观点,现在市场担心中国会陷入日本式的低迷,这种比喻可能还不太恰当。什么是一个比较恰当的比喻,或者是我们真正要面临的忧虑或者是担心呢?我经常讲的就是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一个中等收入陷阱的一个问题。其实跟日本比我们还早了一点,虽然我刚刚讲了很多情况跟日本相似,但是有一点不同,但这一点是根本性,我们整体的发展水平跟日本80年代末泡沫破裂时候发展水平还不同。日本在80年代泡沫破裂的时候他基本上已经是一个发达国家,大家知道日本沉迷了20年,但是他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也是超过4万美金,我们总量虽然超过日本,我们现在是5.8万亿的美金的经济规模,日本是5.4万亿的美金经济规模,但是他是靠1亿人左右创造出来的,我们5.8万亿的经济规模是靠13亿人创造出来的。所以我们人均水平跟日本的差别还有10倍左右。所以这种情况下,其实跟日本比还太早,我们人均生产总值只有4000多美金,日本是4万多美金。日本大家知道过去20年几乎没有发展,20年前他基本上已经达到这个水平。所以把现在的中国跟20年前的日本比也是从发展水平上来讲非常不恰当的一个比喻。

我们应该担忧真正的问题在哪里?就是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当一个国家的人均GDP发展到3000-5000美金左右的时候,这个水平就叫做中等收入水平,进入这个阶段之后很多国家就面临着一个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再往上发展的动力就没有了。比如说亚洲很多国家,以前的五小虎,拉丁美洲的国家,还有中欧的很多国家,他人均收入水平在5000美金左右的时候他长期处于一种停滞状态,社会陷入混乱,经济缺乏动力。很多国家为什么会有这种问题呢?中国会不会面临着同样的挑战呢,进入一个中等收入。现在国际上有很多论调说会,说中国有可能,我刚刚讲的有一个因素就是所谓的未富先老,就是中国的人口老龄化面临很大的挑战。

还有一个因素就是中国经济基本上还面临着一个粗放成长的问题,我们真正的内生性的成长动力看来还真正的不足。讲到这一点我就要讲为什么会有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这个中等收入陷阱是怎么产生的?讲完这一点大家就清楚我们现在面临什么挑战,解决这个挑战关键就是自主创新。中等收入陷阱随着人均GDP进入三千到五千美金的门槛,这个阶段有几个特征,首先有形资产比如说房地产会大幅上升的价格,再就是原材料面临着大幅上升的压力,再就是劳动力的成本面临大幅上升的压力。在这个阶段也会经常出现一种一些高档的消费,比如汽车消费非常火爆,这是因为随着人均收入进入三千美金、四千美金的时候这是消费汽车一个关键的收入点。所有拉丁美洲也好、东南亚也好很多过程也好进入中等收入陷阱之前都出现过这种繁荣的景象,比如说汽车销售火爆,人均收入大幅提高,经济在前一阶段有长期的高速成长期等等。但是由于生产成本提高,由于劳动力成本提高,企业的整个经济运行效率就开始下降,在这个过程中以前粗放性的成长模式就会停滞下来。

而且,很多国家,比如说我举一个例子,最近一个例子,很多人经常说中等收入陷阱就拿拉美比,拉丁美洲就是中等收入陷阱的典型,他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就发展不起来了,东南亚也是这样,以前五小虎,泰国他们也到过三千、四千、五千美金,亚洲四小龙、五小虎就是按照人均收入水平来划分的。四小龙就是人均收入水平超过一万美金,四小龙就是香港、新加坡、台湾、韩国。五小虎就是人均收入在四五千美金左右的这些国家,后来就发生了亚洲金融风暴,经济很长一段时间停滞。大家知道现在这些国家以前都是跟中国比,比先进很多的国家,现在看来都是在中国后面了,尤其是跟中国沿海地区比起来,这些国家现在都落在中国后面。他基本上也是十几年没有成长,然后经济非常不稳,政局很动荡,社会很动荡。这些主要原因,这些国家在面临成本因素上升的时候没有拥有自身的品牌和技术,所以他粗放式的模式没有进行下去。东南亚地区也很典型,他之前的生长模式也是靠出口拉动,由于这些国家的货币升值,劳动力成本上升,国际上的产业就开始转移出东南亚,转移到中国来。大家知道90年代的时候正好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时期,这些国家由于成本因素上升,突然发现中国在改革开放,中国是这么一个廉价的生产基地,所以全球产业资本就向中国转移,这些国家又与她在所谓产业资本转移出去之后,他没有自身的核心技术,没有自身的核心品牌,那么他的经济就没有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动力。

举一些其他的例子,比如说哪些国家成功的走出了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的危机,进入了发达国家的阶段,这些是哪些经济体呢。比较成功的例子当然是日本在六七十年代之后,还有韩国在七八十年代之后,还有咱们中国的台湾在七八十年代以后,还有香港,这些都是成功的迈过了所谓中等收入陷阱之后的基本发达国家或者地区。这个是怎么造成的呢?一个重要的原因有是这些国家或者地区掌握了他自有的核心技术和品牌,大家知道日本,我刚刚一开始讲了,很多人把中国跟日本的90年代初和80年代末比,这觉得这个比不合适,要比就跟日本的60、70年代比,那时候他们也面临我们刚刚讲的所谓中等收入陷阱的种种的问题。但是在70、80年代的期间,在日元面临升值,日本劳动力成本上升的时候,日本诞生了一大批国际知名品牌企业,拥有自身的核心技术。大家知道在这之前日本在全球品牌效应很低,就是60、70年代之后他拥有松下、索尼、丰田、本田,日本所有产品开始在全球出现。因为你有了核心技术和品牌之后,你这个企业盈利能力和效益才不会被成本上升所吃掉。有了核心技术和品牌的能力,才有了你盈利的主导权。日本在60、70年代完成了这个转化,讲到这一点就是讲到了品牌价值和技术价值的时候,我举两个例子,品牌价值的最好的例子就是欧洲的品牌包,比如说LV的包,大家知道LV这个企业你们知道他的毛利率、净利率有多少呢?LV这个企业的毛利率和净利率90%以上。因为一个包包的成本就是几百块钱,但是你看在国内我们制造出来的已经达到那个阶段,你在街上买的假的LV的包就几百块钱,但是真假难辨,你去买一个假包跟真包差不多,假包卖几百块钱,真的包卖几万块钱,几百和几万之间全部都是LV的利润,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他的品牌价值是他整个企业价值的主导部分。

所以说如果说这个企业没有这个品牌,不打造自己的核心品牌,不用自己的核心技术,核心技术举另外一个例子就是英特尔这家公司,英特尔他是拥有核心技术,大家知道英特尔的毛利率和净利率的长期值是多少,几十年了都是50%以上。问问我们国内的企业,我们国内的制造业有多少有50%以上的净利润,因为全世界所有的PC都是英特尔CPU,他拥有的核心技术,像我们买一台计算机是1000美金左右,怎么样在全球分配的呢?美国人拿走了大头,英特尔CPU就大概300美金左右,再加上他的软件、驱动、系统,微软这一部分大概又是300美金左右,所以两项就是600多美金,一个计算机1000美金左右,美国人拿走了600,剩下什么储存器拿在边缘的经济体生产,比如说韩国和台湾,还有一些日本半导体业,他们大概分走100、200美金,那在中国呢,中国也有造一些PC软件或者是硬件,那就很小很小了。所以朱镕基总理以前讲过,不要讲其他的高科技产品,就是一些低端的产品,一双皮鞋如果在美国卖100美金一双的话,中国人只能拿到10美金。这就是我们整个经济在没有拥有自己品牌和核心技术下现在所面临的挑战。所以中国的经济将来能不能有效的走出中等收入陷阱关键看未来的五到十年中国人能不能开始拥有自己的技术,自己的品牌。这是经济转型能否成功的一些标志性的一些东西,大家可以在未来几年观察。所以我们讲经济转型的时候不仅仅讲说我们这个经济结构的调整,比如说服务业的比重要大幅上升,因为我们服务业现在占经济比重只有40%,美国服务业占经济比重82%,我们销售比重要上升,消费我们现在中国的比重只有40%左右,在美国、西方国家一般消费占经济比重60、70%,还有发展新兴产业等等。

大家知道一些很传统的产业对中国来讲也是新兴产业,我经常讲的一点比如说金融服务业在中国就是一个新兴产业,医疗服务业、保健在中国也是新兴产业,这些产业将来肯定是要腾飞。比如我们在金融行业、医疗服务行业也好,将来会有很多自己的品牌企业出现,这些品牌企业出现会伴随这个行业在整个经济比重上升而同时并进。这些都是中国经济将来转型的一些标志,而且这些转型到底能不能成功,他主要还在于你能不能创建、拥有自己的核心品牌或者创建和拥有自己的核心技术。这是我觉得中国企业家未来三五年、十年面临的巨大挑战。因为中国你要说经济能不能走出他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就是要看在未来三五年、十年过程中中国能不能走出他发展的所谓的三个瓶颈。这也是我经常提到的三个瓶颈,一个就是品牌,一个就是技术,一个就是资源。这是中国人最缺乏的品牌、技术和资源,如果我们能有效突破这几个瓶颈,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就有保证。

中国出现中等收入陷阱的可能性有多大?能不能开始拥有未来比如在三五年、十年也好我们开始拥有自己的品牌、技术和资源。我觉得我还是一个乐观主义者,我是一个乐天派,大家知道我在市场的观点我是比较偏向乐观的。我虽然知道这些我们所面临的这些挑战,为什么这么讲?因为中华民族这个民族有几个很大的优点,这是创新型国家具备的。一个是中国人非常非常勤奋。再就是中国人的企业家精神或者是创业精神非常强,这是很多其他的民族难比的。你看我们很多像年轻大学生出来,找不到工作他就自己创业,这在很多其他的民族是没有的。创业实际上就是一种创新,如果你创业能成功,你一定要有创新精神你创业才可以成功,这是不容易的。但是现在中国的品牌企业、核心技术也在慢慢出现。像几个方面,大家知道中国的华为,现在在全世界是拥有核心技术的企业,世界上最先进的通信设备公司现在都很惧怕华为,这个已经出现了。还有一些比如说我举一个例子,中国的高铁是有自己核心技术的,这是不同于任何其他国家的技术。虽然我们是以引进为主,但是我讲到这里的时候,如何获取核心技术和品牌,就像我们获取自己缺乏的资源一样,你可能东西不一定是要完全靠自己去发明创造的,有时候可以拿来主义的。中国另外一点我很有信心就是中国钱多,中国人储蓄率非常高,我们的外汇储备非常高,我们的出口创汇企业很多,贸易顺差很大,资本流入也很大。你看沃尔沃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在金融风暴的时候沃尔沃是汽车行业一个非常好的一个品牌,他被我们的一个民营企业收购,现在是百分之百沃尔沃是一个中国品牌。这像我们出去获取资源一样,因为你搞研发也是要投资,也是要拿钱砸的,你收购也是拿钱砸的。如果一个东西对你来讲价格比较合适,他又有核心技术和核心品牌,你可以把他拿过来,通过并购来获取,这一点中国也是很积极的,很多企业家也在做这个事情。中国经济的发展非常有活力,我们的国营企业、民营企业也好,它的市场化程度应该来讲都是蛮高的,跟很多国家比起来这一点也不一样。

所以我们自己行,我们就搞研发,我们不行,我们就拿来主义,我们去收购、并购。因为中国人什么都缺,但是不缺钱,中国整体国家的储蓄率40%多。我经常讲另一点就是中国在全球来比,无论是国家层面、企业层面、个人家庭层面,我们的资产负债表都是最好的。我们负债率非常低,刚刚遇见一个百年不遇的金融风暴,欧洲有主权债务危机,这种情况下境外的机会还是很多的。再有我们有创业精神,我们非常勤奋,华为可以自己研发出来东西,我们高铁也是拿来主义之后结合中国的智慧搞出来的。你看中国很多机械工程板块也有我们自己的核心技术,现在我们的机械工程板块在全球也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为什么呢?这个板块的技术门槛不高,他不是什么高科技,工程机械这块有一些技术的技术你要拥有就行了。像造车也是一样的,但是你只要有一个很好的管理,然后生产成本相对其他国家有优势,我们在这个产业就有他的核心竞争力。这些核心竞争力的东西已经开始在中国慢慢出现了,现在中国普遍来讲大范围来讲可能没有自己的核心品牌、技术,我们本来是一个资源稀缺的国家,但是不表示五年、十年之后中国仍然是这样。

所以我有一个乐观的估计,我一经常讲中国的经济有可能在未来十年或者是不用十年,未来九年就可能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这也是我经常讲的一个事情。中国经济总量会超过美国,中国显然不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但是怎么达到这一点呢?我们现在是5.8万亿美金经济规模,美国是14万亿的经济规模,大家知道美国14万亿的经济规模是靠3亿人口创造。所以他的人均收入跟日本差不多,比日本还高一点,中国5.8万亿的经济规模是13亿人创造,我们的人均收入有4000多,美国也是4万美金。但是中国怎么超过美国成为经济总量第一呢?其实很简单,你就假设中国每年GDP只有8%的成长,我们现在是5.8万亿,每年8%的成长,9年经济规模可以翻一倍,那么所以说9年之后2020年中国就变成差不多12万亿美金,那美国现在是14万亿美金,美国也会增长,你就假设美国每年增长3%好了,他九年之后是18万美金,中国还是比美国小,怎么会九年、十年就会超过美国呢。因为我做了另外一个假设,这个假设也是很现实的,我觉得未来九年到十年人民币对美金至少还能升值一倍,假设汇率不变,我们每年靠8%的成长,9年之后经济翻一倍,变成12万亿,汇率再翻一倍,我们变成22万亿了,美国18万亿,中国不就超过美国了吗。汇率会不会翻一倍,这也跟主旋律有关,就是创新。为什么这么讲?大家知道日本怎么在80年代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系。日本80年代初他的经济规模是一万亿美金,80年代末变成4万多亿美金,他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因为在80年代这十年当中,日元汇率对美金升值了将近四倍。升值这么高,他在70、80年代做好铺垫,生成很多品牌企业,这就是能不能升值。所以我讲中国在五来十年不会像日本有这么大的升值潜力,未来人民币对美元升值一倍还是可以做到的。人民币的升值是要取决于中国能不能突破这三个瓶颈,就是在未来三五年、十年发展过程中中国会不会拥有更多自主有知识产权的品牌、技术等等。能做到这一点,我们经济可以承受,中国经济总量可以翻一番,不但翻一番,就能赶上美国。

因为你汇率升值就表示你这个经济结构在发生变化,就表示你的竞争不单单只是靠成本来竞争,你是靠别的来竞争。所以汇率升值了,你价格比别人贵,人家照样买你的东西,因为你有了核心技术的品牌,就是日本走过的路。日本80年代汇率升值这么多,到今天为止日本仍然是发达国家,国民生产总值4万多,他虽然20没有发展他仍然是一个非常发达的经济体,拥有自己核心技术品牌的经济体,日本也控制了全球很多技术资源。他在全球资源控制方面也是在六七十年代做的。

所以讲了这么多,归根到底就是今天的主题,用一句话来讲未来中国经济的可持续成长力取决于创新,谢谢大家。

相关专题:

第七届上市公司董事会金圆桌论坛

相关专题:

第七届上市公司董事会金圆桌论坛

比特幣交易平台

欧易OKX官方App下载

歐易OKX虛擬幣資訊網